网站首页 / 部门工作 / 统计公报

2018年亳州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及工资现状简析

访问次数:630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7-19 11:00
文字大小:

2018年中央将稳就业置 “六稳”之首,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。同时就业及工资收入是老百姓关注的热点问题,也是民生之基;就业和收入分配直接影响到人民群众最基本、最核心的经济利益。稳定就业是拉动经济增长、提振市场信心、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,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的基石。现对2018年亳州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及就业人员工资做简要分析。

一、城镇非私营单位从业人员现状和特点

(一)年末从业人员统计情况

2018年亳州市纳入统计的城镇非私营单位共3804家,就业人员26.5万人,比2017年增加2.6万,增长10.7%,增幅较2017年提高9.1个百分点,不同的单位类别、经济类型、行业门类间人员增减不一。

(二)分地区从业人员统计情况

分县区看,2018年谯城区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为11.2万人,居全市首位,增长16.0%,增幅较2017年提高4.1个百分点;蒙城县5.9万人,居全市第二位,比2017年增加5874人,增幅为11.1%,增幅较2017年提高18.5个百分点;就业人员最少的是涡阳县为4.5万人,比2017年增加4463人,增幅为11.1%,增幅较2017年提高15.3个百分点。最高与最低县区年末人数相差61729人,比2017年扩大了10971人。

2019071815535618579_IKknNnNM.png

(三)企业从业人员占城镇非私营单位从业人数份额较大

分机构类别看,企业、行政单位及民间非营利组织就业人员增加,事业单位及其他从业人员稍有回落。企业单位就业人员16.0万人,比去年增加2.5万人,增长18.2%,增幅较2017年提升15.3个百分点;事业单位就业人员7.3万人,比2017年减少86人,下降0.1%;行政单位就业人员2.8万人,比2017年增加1469人,增长5.5%,增幅较2017年提升1.3个百分点;民间非营利组织单位就业人员0.2万人,比2017年增加82人,增长4.3%,增幅较2017年减少0.2个百分点;其他单位就业人员0.2万人,比2017年减少544人,下降24.7%。

2019071815535618580_oqUAbYnR.png

(四)国有单位及其他单位目前占城镇非私营单位从业主体

分经济类型看,国有单位年末就业人员均呈现下降趋势,城镇集体及其他单位年末就业人员较去年呈现上升趋势。其中,国有单位就业人员11.4万人,比2017年减少1062人,下降0.9%;城镇集体单位0.8万人,增加273人,增长3.4%,增幅较2017年提高24.7个百分点;其他内资单位14.2万人,增加26347人,增长22.7%,增幅提高17.8个百分点。说明国有和其他单位是城镇非私营从业主体。

2019071815535618581_zrFILmXk.png

(五)城镇非私营单位分行业从业人员情况

分行业门类看,在国民经济19个行业门类中,有13个行业就业人员增加,有6个行业减少。从人数增减绝对数来看,人数增加前三位的行业依次为制造业(14829人)、建筑业(3432人)、居民服务、修理和其他服务业(2797人);人数减少前三位的行业依次为水利、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(-856人)、批发零售业(-711人)、教育业(-603人)。

2019071815535718582_BwYhLbLY.png

2019071815535718583_xLMmws4F.png

二、就业人员工资情况

(一)全市及分县区城镇非私营单位年平均工资稳步增长

2018年亳州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61326 元,与2017年(53596元)相比,增加了7730元,增长14.4%,增速比2017年提高2.8个百分点。

分县区看,2018年涡阳县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66166元,居全市首位,比2017年增加16033元,增长32%,增幅较2017年提高27.4个百分点;谯城区62866元,居全市第2位,比2017年增加3893元,增长6.6%,增幅较2017年降低12.8个百分点;年平均工资最低的是蒙城县为56802元,比2017年增加5723元,增长11.2%,增幅较2017年提高2.8个百分点。最高与最低县区年平均工资相差9364元,比2017年缩小了943元。

2019071815535718584_BF0BdRJP.png

(二)从机构类别看,机关事业单位增幅相对较大

分机构类别看,全市现有城镇非私营单位分为企业、事业、机关、民间非盈利组织、其他5类,企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48979元,比2017年增加5706元,增长13.2%,增幅较2017年提高8.2个百分点;事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84631元,比2017年增加15388元,增长22.2%,增幅较2017年提高2.5个百分点;行政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71333元,比2017年增加7584元,增长11.9%;民间非盈利组织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47222元,比2017年增加3420元,增长7.8%,增幅较2017年提高5.6个百分点;其他单位平均工资47919元,减少660元,下降1.4%。机关事业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增幅较大主要原因是2018年各级政府积极落实机关、事业单位工资改革政策、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职业年金制度、基层公务员涨薪待遇、基层公务员晋升政策,公务员车补、正常的调资及奖金发放等政策。

2019071815535818585_tNpcEvyD.png

(三)分经济类型来看,国有单位年平工资增幅最大

分经济类型国有单位及其他单位年平均工资均提高、城镇集体单位有所回落。其中,国有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77076元,比2017年增加12586元,增长19.5%,增幅较2017年提高2.3个百分点;城镇集体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55348元,减少645元,下降1.2%;其他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水平48706元,增加6320元,增长14.9%,增幅较2017年提高10.4个百分点。

2019071815535818586_wrdA0Sac.png

(四)分行业看,不同行业从业人员年平均工资相差较大

分行业门类看,7个行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高于全市平均水平,12个行业低于全市平均水平。在19个行业中,年工资水平排在前三位的行业是教育业(85308元)、卫生和社会工作(83399元)、采矿业(82101元);排在后三位的是居民服务、修理和其他服务业(25931元)、住宿和餐饮业(35171元)、建筑业(43991元)。年平工资增幅排在前三位的行业是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(25.4%)、教育(25.2%)、水利、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(23.1%);年平均工资增幅下降的两个行业是居民服务、修理和其他服务业(-43.6%)、电力、热力、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(-26.7%)。

2019071815535818587_JnG6cYZx.png

2019071815535918588_ylTAKlLK.png

三、存在的主要问题

(一)就业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

受经济下行压力影响,就业形势面临挑战,就业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。亳州市劳动力结构呈现低端过剩、高端不足的特点。2018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年末数据显示,亳州市就业人员比较集中的行业有“建筑业(2.5万人)”、“制造业(6.4万人)”两大行业。而知识型、技能型、创新型劳动者的缺失,导致高新技术产业招工难,薪酬翻番也难以招到技术工人。部分行业实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导致低技能劳动群体或大龄劳动者的失业。致使“有活没人干、有人没活干”的结构性矛盾上升。

(二)年平均工资居全省末位

2018年亳州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61326元,比全省年平均工资(74378元)少13052元,比年平均工资最高的合肥市(85074元)少23748元。与2017年比差距进一步加大,与全省差距拉大1498元,与最高的合肥市差距拉大2661元。因此亳州年平均工资仍然较低,存在较大的增长空间。

(三)不同行业之间劳动报酬差距仍然较大

2018年,我市收入最高行业工资是收入最低行业工资的3.3倍(2017年为2.6倍),行业间工资差距加大。2018年年平均工资排名前三的行业分别为教育业(85308元),卫生和社会工作(83399元),采矿业(82101元)。排名后三位的是居民服务、修理和其他服务业(25931元)、住宿和餐饮业(35171元)、建筑业(43991元),排名后三位的行业分别占排名首位的教育业的比重为30.4%、41.2%、51.6%。

(四)低收入人群仍然较多

2018年年平均工资低于五万元的有12.7万人,占全部从业人员数的47.8%。低于五万元的行业分别是居民服务、修理和其他服务业(比全市年平均工资少35395元)、住宿和餐饮业(比全市年平均工资少26155元)、建筑业(比全市年平均工资少17335元)、租赁和商务服务业(比全市年平均工资少17009元)、制造业(比全市年平均工资少15276元)、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(比全市年平均工资少14029元)、批发和零售业(比全市年平均工资少12559元)。例如2018年蒙城县新增一家康洁环卫工程有限公司,此单位都是环卫工人,人员数达到2800人,年工资仅21420元,比全市(61326元)少39906元。

四、对策与建议

(一)进一步落实中央就业政策,实现高质量充分就业

目前随着企业产业升级、技术进步,教育相对滞后等多重因素叠加导致就业市场结构性矛盾。因此要响应中央就业政策,大规模开启职业技能培训,扩大对低技能人员及农民工培训工作的覆盖面,提升其就业创业能力,推动劳动者结构形态不断调整。提升高等教育包括职业教育质量,培养高素质的大学毕业生,加大对大学生创业支持。引导全社会转变就业观念,鼓励支持全民就业创业,拓展就业结构,增强其吸纳劳动力的能力。促进就业人员充分就业,保证经济稳步增长,减少就业结构的矛盾。

(二)提高劳动者的工资及就业能力

收入关系到每个人的生活。稳步提高居民收入水平,增加工资性收入,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。要积极组织社会职业技能培训,不断提高下岗、失业人员的劳动技术水平,促进再就业,加大技术培训力度,让劳动者有业可从,有技术在手。在千方百计扩大就业岗位的同时,推动灵活多样的就业方式,让产业升级和提升就业质量结合起来。通过提升劳动者的就业岗位档次来提高其工资收入水平,促进工资增长和经济效益增长同步。

(三)适当提高低收入行业报酬水平,缩小行业收入差距

目前亳州市各行业间收入差距仍然较大,收入最高行业比收入最低行业工资高达3倍多,收入差距越发明显,势必增加社会不安定因素。因此应当进一步加强对行业收入分配的管理与监督,同时,还应促使低收入行业落实最低职工生活费发放标准,加强对低收入企业工资分配的检查和监督,保证企业职工享受合理的工资标准并得到兑现,最大限度地缩小贫富差距,缓解因行业收入不公造成的社会矛盾。

Copyright©2017安徽省亳州市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9011438号
主办单位:亳州市统计局 联系方式:0558-5555363
  网站标识码:3416000025  网站导航

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0011号